首页 ag游戏官方网 ag玩法|官网 ag免费试玩|注册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
一碗杂酱面
发布时间:2019-02-25     责任编辑:符晓

  

  春节已经接近尾声,年味却依旧很浓,已经快十二点了,外面依旧不停地传来爆竹的声音,而办公室里,却略显冷清,盯了一天的电脑,我有些头晕眼花,放下手里的卷宗,点了支烟,想闭上眼休息一下,这时,佳强给我发来一张照片说“真香”。我一看,是自己在吃泡面的照片,不由得一笑,思绪又回到了一个星期前的那个夜晚。 

  那是一个周末,再有两天就是除夕,但正值扶贫攻坚和扫黑除恶的紧要关头,于是全局上下取消周末。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办公室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,突然接到指令,称我们刑侦大队主办的一起黑恶势力团伙案件的一个主要成员,在两百多公里外的A城出现,大队长老罗立即抽调我、又生、聂子以及经侦大队的佳强,由我带队前往实施抓捕,由于该嫌疑人身材魁梧高大,且有暴力前科,大队长嘱咐我们带齐装备,注意自身安全。带齐了装备汇合大家紧急出发,几个小时的颠簸,在中午时分赶到了目的地,经过一下午的布控和蹲守,终于在晚上将嫌疑人成功抓获,其中的辛苦和风险自不必说,大功告成,我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,能将嫌疑人绳之于法,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。 

  带着嫌疑人到当地派出所进行了初步的讯问后,已经快十一点了,来不及吃饭,佳强和聂子控制着嫌疑人,我和又生轮换开车,一行人又马不停蹄的踏上归途。队上的同志还在等着我们,带着嫌疑人在外面,我们终究时刻紧绷着不敢掉以轻心,早点把嫌疑人安全带回队里完成任务,我们才能彻底心安。 

  警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,春节返乡的车辆很多,我提起精神全神贯注的开着车,他们蹲了一天也累了,没人说话,突然听到一阵阵“咕噜噜”的声音,我不禁说道:“警车是不是出问题了,老是咕噜噜的响。”却听聂子尴尬的笑道:“是我肚子响,胖子不经饿,倒是让各位见笑了。”嫌疑人插嘴说:“我更胖,我咋不饿。”佳强没好气的说:“你好意思,你下午倒是酒足饭饱了,我们为了守你老人家,下午可没吃饭。”又生也转过头:“说实话,我也是真饿得不行了。”听他们这么一说,我才感觉到自己也是饿了,毕竟下午没吃饭,中午为了执行任务,每人又只啃了一个面包。我饿点倒没什么,习惯了,但几个战友跟着我一起出来,让他们饿着,终究是觉得对不住他们,于是我说:“待会到服务区我们去吃点东西吧,算我的。”聂子笑了:“好嘞,就等着你这句话呢。” 

  行驶了半个多小时,终于遇到一个服务区,嫌疑人说要上厕所,我们不敢掉以轻心,佳强和聂子两个人怕他耍心眼,搂肩搭脖的带着他去,嫌疑人被他们搂着脖子拽着臂膀,有些受不了:“抓都被你们抓了,我又不会跑,何况还带着脚镣呢。”聂子打着哈哈说:“咱们哥俩好呗,走吧走吧,不要在意这些细节。”嫌疑人嘟嘟囔囔的去了,又生对我说:“你看他们的背影多亲昵,也算是长情的陪伴吧。”我咧嘴一笑,和又生一起先去点吃的,超市里的厨师却告诉我们,只有一碗面条,其它的主食都卖完了。这下可难办了,只剩一碗面,我们却有五个人,又生不甘的说:“这才几点,就卖光了。”厨师笑了:“马上都十二点了好吧,再过年这几天高速路上车多,还剩一碗就不错了,要不你们去超市买泡面,我这开水倒是有。”我和又生面面相觑,对厨师说:“一碗就一碗吧,总比没有好。”说着便和又生一起去买了四桶泡面泡下。 

  等到面条煮出来,佳强和聂子也带着嫌疑人回来坐下了,我把情况跟他们一说,两人颇有些失望,只有一碗杂酱面,显然不够我们五个人分的,聂子说:“算了,给嫌疑人吃吧,我们吃泡面。”嫌疑人一听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说自己吃过饭不用了,吃碗泡面就行。聂子又看看我说:“那就你吃吧,你付的钱。”我有些心动,毕竟泡面吃得都想吐了,但看着他们仨不经意瞄向那碗杂酱面的眼神,不由得于心不忍,便咽了咽口水笑着说:“我就爱吃泡面,又生,你最年轻,咱们尊老爱幼,你吃吧。”说着把面条推到又生面前,又生瞄了瞄面条,喉咙动了动,又把面条推给了佳强:“不是说尊老爱幼么,我尊敬你们老人家才对,老吴大哥是经侦大队的精英,来帮咱刑侦的忙,给他吃吧。”佳强眼睛一亮,随即又摆出一副淡定的样子:“什么话,刑侦经侦一家人,都是来执行任务的。”说着,又把面条推给聂子:“你刚才不是肚子饿得叫么,你吃吧。”聂子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,犹豫了一下,又想把面条推给又生,我连忙止住:“别推来推去的了,再推面都要凉了,叫你吃你就吃吧,吃完好上路。”聂子这才不好意思的拿起筷子:“有道理有道理,再推面就凉了,不过你这‘吃完好上路’,我听着咋这么怪呢?”我一愣,笑了:“吃完好回家,行了吧。”聂子这才呵呵笑着,低头呼啦呼啦的吃起来。 

  我们抱着泡面,直勾勾的看着他吃得香喷喷的样子,我不禁又咽了咽口水,聂子似是感觉到什么,抬起头看到我们盯着他,不由愕然,低头看看那碗杂酱面,不好意思的站起来,夹起一筷他吃过的面条就要往我们泡面里递:“要不,我给大伙匀点?”我们连忙抱着泡面躲开,脸上纷纷露出嫌恶的表情,又生更是连连拒绝:“不合适不合适,都你吃,你多吃点。”聂子也觉得不合适,讪笑着尴尬坐下:“这不是吃独食不好意思么。”说着,看到柜台里有烤肠,眼睛一亮:“要不,我请大家吃香肠?”我们虽觉有些怪怪的,但还是连连点头:“这个可以有。”待买来烤肠,泡面也泡开了,就着烤肠吃泡面,其实还挺有一番滋味。 

  抓捕路上一顿简单的饭,就这样吃完了,我们又带着嫌疑人继续赶路,嫌疑人吃饱后呼呼睡了过去,我们却依旧要睁着眼睛守着他,又生换我开车,我看着车窗外的星空,心里突然觉得,我们不正像这些夜空中的星星吗?夜幕再黑暗,也会有点点星光,努力的带来一点点光明,最终迎来的,就是黎明的曙光。 

  现在,我们抓捕回来的嫌疑人已经被依法刑拘,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审判,如今再回想起这件事,当初的饥饿劳累疲乏,仿佛都不觉得有什么了,只要我们做的事有意义,能得到群众的认可,再累再累也是值得的,所有的委屈,也会随着取得战果而消散,唯一留在我们心间的,只有那夜幕归途中,为一碗炸酱面推来让去的战友情吧,那是我们一起吃苦,一起为群众追逐幸福梦、守护平安梦的美好,正像聂子说的那样:为了心中的美好,不妥协直到变老。 

  加油 

  我的战友们 

  新的一年 

  愿你们诸事顺利,平安回家。(龙建武) 

Copyright 2010-2018 版权所有: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
技术支持: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

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