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ag游戏官方网 ag玩法|官网 ag免费试玩|注册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
今日,痛悼英雄!4名云南籍消防员生前故事令人泪目…
发布时间:2019-04-04     责任编辑:

为告慰英雄、激励队伍,

近日,应急管理部、四川省人民政府

批准在扑救四川凉山木里森林火灾中

英勇牺牲的30名同志为烈士。


据@西昌发布,为沉痛哀悼扑救木里森林火灾牺牲的英雄们,西昌市人民政府决定,2019年4月4日为哀悼日,全市范围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。

 

经四川省政府请示,国务院批准,今日凉山州西昌市、木里县将降半旗,向在扑救木里森林火灾中牺牲的30位英雄志哀。

 

消防,和平时代最危险的工作之一

然而,总有人矢志坚守

总有人用生命守护人间安宁

他们,是普通人,更是英雄

他们是硬汉,也有柔情

今日,悼别

 

赵万昆、蒋飞飞、张浩、刘代旭、

幸更繁、程方伟、陈益波、赵耀东、

丁振军、唐博英、李灵宏、孟兆星、

查卫光 、郭启、徐鹏龙、周鹏、

张成朋、赵永一、古剑辉、张帅、

王佛军、高继垲、汪耀峰、孔祥磊、

杨瑞伦、康荣臻、代晋恺

捌斤、杨达瓦、邹平

 

向30位生命的守护者致敬!

 

 

 

在这30名消防英雄里,

幸更繁、陈益波、查卫光、孔祥磊,

4名90后消防员来自云南。

接下来,

让我们一起倾听4位云南籍消防员的家人,

诉说他们生前的故事。

 

孔祥磊

来自红河,彝族,1990年2月生

 


 

孔父:“之前儿子说,退役回家后,打算买几头牛,种点果树。”

孔姑父:“有的事总要有人去做,虽然内心悲痛,但是为小磊感到骄傲。”

初中老师:“突然传来噩耗,真让人痛惜,愿祥磊一路走好。”

 

约好周六通电话,从此铃声不再响

还差8个月,孔祥磊就做满12年消防员,可以退役回家了。以往,他每年都会回一次家。2年前,谈了女朋友,前不久,刚订婚。可假都没有休完,就又归队了。每次赶往火场,他总是最后一个撤离。

 

孔祥磊出生在建水县青龙镇业租村委会法依村一个农村家庭。在父老乡亲眼中,工作时,他是冲锋陷阵的消防战士,总是勇往直前,获得数枚军功章;探亲时,他是勤快懂事的乖孩子,家里的活他干,村里乡亲的活他也帮着干。

 

他从小就有个从军梦,孔祥磊的父亲孔凡兵告诉记者,多年来儿子有个习惯,逢周六都会给家里打电话。“他每次打电话回来,都问我们生活、身体情况。我们都会回复,很好,你要注意安全。”孔凡兵极力控制着内心的悲痛,“从儿子平时的话里,我们知道他的工作很危险。有时候,他还给我们看救火的小视频和照片,我们只能叮嘱他小心一点。”

 

孔凡兵回忆,之前儿子说,退役回家后,打算买几头牛,种点果树。希望赡养好父母,照顾好妹妹。只是现在没机会了,我和老伴今年都54岁了,身体都不太好。

 

陈益波

来自曲靖,1998年12月生

 

 

陈兄:“3月28日晚上,陈益波给母亲打了个视频电话,只看到他身后全黑,不像在屋里。他说‘刚打火回来,还在山上’。母亲抱着我的孩子打招呼,他在电话那头笑着说,‘乖乖,等小叔回来给你买新衣服。’”

 

入伍后一直托人为父亲买药治病

 

陈益波,老家在曲靖五星干松林。他已2年多没回家,本想等今年9月休假。

 

4月2日凌晨1点多,陈父的手机响了又响,看到手机上有很多陌生来电,本以为是诈骗电话,回拨过去后得知的却是儿子的噩耗。陈父回忆,打完那通电话自己缓了好一会儿。最后,家里的12人连夜驾车赶往西昌。

 

陈父介绍,儿子职中毕业后,家里不放心他出去打工,便合计让他去部队锻炼一下。“孩子倒也争气,通过了新兵训练,成为凉山州一名森林消防员。2年后,他跟家里商量,决定再干3年。”这期间,陈益波一直都没有回家,父母想去看望,他也不让。“他跟我说他这边很忙,来了不能带我们出去转转,我们在外面他也不放心。”陈父说。

 

陈益波的哥哥陈益华告诉记者,爹经常喊腿脚疼,弟弟就让人帮忙买药回来,上次带回来的药还没用完。自从弟弟离家入伍,兄弟俩见面的机会极少。

 

陈母回忆,3月28日晚上那次视频通话,画面断断续续,没聊几句就断了。本想着,今年9月小儿子当消防员就满3年了,到时就会有探亲假。

 

幸更繁

来自曲靖,1998年10月生


 

幸母:“家里条件不好,儿子从小就很爱读书,不用帮家里做活的时候,他总是在看书。他曾经跟我说过,等退役以后就想在老家开家小馆子,到时候家里人想吃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

单位发的解放鞋都要留给父亲穿

 

幸更繁是西昌森林消防大队的通信员,21岁的他,老家在会泽县纸厂乡纸厂村委会,在家中排行老二,大姐已经出嫁,家里还有2个弟弟和1个妹妹。父母都是庄稼人,家里养个家禽总是舍不得宰,要等儿子回家来探亲时,才肯吃。幸更繁也十分孝顺、节俭。从前,单位里发的解放鞋,他舍不得穿,要留给父亲上山挖地穿。

 

他的家人告诉记者,今年幸更繁春节没有回家,他和家人最后一次联系是在3月28日。

 

由于长年在外,工作也比较繁忙,幸更繁与家人的联系,同样只能通过电话进行。幸母回忆,平时打电话,儿子不会说太多工作上的事情,每次都是问问家里的情况。“我们都是乡下人,也不懂得那么多,幸更繁能有出息是我们最大的愿望……”幸母泪如雨下。

 

在今年1月的森林巡检中,幸更繁曾说:“每2个小时要传输一次林区情况,看、听、闻、查、修,5种本领必须各个过硬。”作为通信员,必须24小时坚守,实时掌握林区情况,为指挥员决策提供有效的信息支撑。

 

查卫光

来自大理,彝族,1997年2月生


 

查父:“我接到电话,说我儿子没有了,就好像是掉了一只手。”

查兄:“小六发,你一点都不守信用,骗你哥,说好的过年回来的……不要怕,不要怕,哥哥就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

没想到是最后一次听到查卫光的声音

 

查卫光,家乡在南涧县碧溪乡松林行政村沙拉谷一社。他的堂哥查卫高告诉记者,“我们知道他已经遇难,但都不敢告诉他的父亲,因为怕老人家接受不了。”

 

4月1日晚上,查卫光的哥哥查卫升发朋友圈悼念弟弟,“小六发(查卫光小名),你一点都不守信用,骗你哥,说好的过年回来的。现在好了,终于要回家了。不要怕,哥哥明天就来接你来了,你永远都是哥最好的弟弟,永远都是我和爸爸的骄傲,你是最棒的。不要怕,不要怕,哥哥就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

据查卫光的亲属介绍,由于他的母亲早年已经去世,家里面的生计主要是靠父亲。

 

记者联系上了查卫升,他已经到达西昌。他说,几天前还和弟弟通过电话,互相问好。没想到,那竟是最后一次听到弟弟的声音了。

 

 

泪别英雄,一路走好!

来源:春城晚报、@西昌发布、人民日报微博、央视新闻

编辑:武铭方

  

Copyright 2010-2018 版权所有: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
技术支持: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

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